佛陀知我心

搜索
佛陀知我心 门户 生活篇 看世界 科学发现 查看内容

世界 你从何处来

收藏 分享 2012-1-3 18: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数: 2018| 评论数: 0|来自: 智悲佛网

摘要: 人类一思索,上帝就发笑, 因为人们愈思索,真理离他越远。 因为人们从来就跟他想象中的自己不一样。

世界 你从何处来

 

(作者:圆浩法师,原美国田纳西大学化学系博士后。)

 

 

 

 

 

序言 为什么谈论世界观

 

我们对于生存的世界,以及自己本身的存在,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个基本的见地。不论这个见地是怎么建立的,来自家庭熏陶,或学校教育,乃至整个人文环境的影响,更或者某次偶然的经历,一旦这个见地建立了,它将自然而然地渗透到种种日常行为当中,并指导生命中的任何重大决定,以及决定死亡时采取什么方式作最后的告别。这个基本的见地就是世界观。

 

佛陀曾告诉我们,在无明的支配下,人由各种情绪引发八万四千烦恼,最根本的烦恼可概括为十种。在这十大根本烦恼中,除了贪嗔痴慢疑,剩下五个都和见地有关。也就是说,如果在最根本的见地上出了问题,那烦恼就会像汹涌的波涛般无法止息。

 

那么,最根本的见地是什么呢?就是如何认识生命。到底该如何树立呢?这是个有关生命本质的疑问。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人死之后,到底有没有来世?答案只有两种:或者生命随着肉体的消亡而消亡,或者生命将舍弃现有的肉体而继续流转。

 

这个问题具有现实意义的原因是,如果确信生命只有此世,人死如灯灭,那么就如同确信没有明天,大可今朝有酒今朝醉。所有的奋斗目标,只为了去追逐眼前的利益,而所有的理想楷模也只是此生圆满富足、功成名就的人。随之而来的还有两个信条:或者确信只要自己勤奋努力,一定会像他们一样;或者埋怨生长环境、人文环境,乃至社会体制等种种客观因素使自己的理想不能实现,自己的欲望不能满足。人们大多时候在这两个信条之间摇摆。很遗憾,世间大部分是这一类身心贫乏的人。

 

相反,如果确信有来世,生命将不断流转,那也如同确信有明天一样,现在做的事情不得不为明天考虑,就需要一个长远的计划来安排当下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因为确定有来世,就必须去了解,生生世世的流转机理是什么?只有相应于这个机理,才能从现在开始,为一个美好的来世而努力。否则所作所为很可能把自己带入烦恼更加炽盛、痛苦更加不堪的来世。

 

因此,树立一个正确的世界观至关重要。特别在这个年代,自然、人为灾难频频发生,倘若还没来得及深挖我们的见地,就稀里糊涂死掉了,而恰好有个更加惨不忍睹的后世在迎接自己,那时的懊悔与恐怖必定会无法言喻。

 

1.轮回

 

轮回,梵语“流转”之意。转世之说不仅仅存在于印度的古老宗教,在中国,道教也承认转世,比如老子有八十一化。另外,在东汉、三国、六朝和唐朝的典籍里,都有转世之说的记载。

 

《太平广记》记载,一个叫刘三复的人,能记三生事。曾为马,伤蹄则心痛。转世为人,乘马至硗确之地必缓辔,有石必去。古希腊的哲学家也相信转世论,如柏拉图在《费多》和《理想国》里都有提及。据说毕达哥拉斯是第一位深入发展转世概念的哲学家。在古老的玛雅文明中,也阐述了死并不是人生的终点,只不过是新旅程的开始。

 

在以千万年为单位的无尽循环的历史长河中,玛雅人认识到生与死都如同朝露般短暂,并且他们相信依照生前的善和恶,死后会进入天堂或堕入地狱。现代盛行的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亦相信遵从上帝或真主的旨意行善,可以在死后前往上帝的天堂。

 

由此看来,除了近三百多年来伴随着工业革命、世界大战而兴起的现代科学,大部分宗教信仰是承认有来世的。其实在佛陀年代唯独有一个教派不承认来世,叫作顺世外道。据说诸位大智者、大成就者,都认为这种观点太下劣,而不会花太多篇章去破斥。当今时代科学所立足的基本见地,最接近于当年顺世外道的观点。

 

因此,本文接下来会先列举一些转世的证明,然后给出佛陀对于轮回的教言。最后再分析现代科学发展到今天,在描述世界和生命的真相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上,所遇到的种种局限和一些启示,以此来审思我们内心的见地,是否真正相合于真理。

 

2.现代的转世证明

 

对于任何一个现象,无论是科学或哲学命题,证明它不存在往往要比证明它存在困难千万倍。因为前者要把所有可能存在的情形逐个破除,而对于后者,只要寻找到一个实例,就算完成了存在的证明。对于转世或者生命不息的证明,从古至今已有很多公案,涉及到未成年人、成年人,宗教徒、非宗教徒,佛教徒、非佛教徒……大量实例不胜枚举。

 

堪布慈诚罗珠仁波切在《前世今生论》中举出的回忆前世的案例,全部都有当时的见证人,可以说是铁一般的事实,不容狡辩。而近代西方盛行的濒死体验,也客观地证明了肉身之外,还有一个叫做灵魂、意识、神识的,可感知的生命体存在,而且它曾经经历了或者正在踏上现存的肉身完全不可能跟随的旅途。

 

美国盖洛普(Gallup)公司在1992年的统计调查表明,仅在美国就有130万人有濒死体验的经历;德国2001年一次2000人的抽样调查表明,在本国人口中有濒死体验的比率是4%;而荷兰的一次长达13年的调查发现,344名心脏病猝发病人,从昏迷状态中清醒过来后,确定经历了濒死体验的有8~12%,其中有18%知道在他们被认定临床死亡后发生了什么事(Lancet, Dec 15, 2001);另外,肯耐斯·瑞恩博士等人的研究更表明有大约35%的人,接近死亡时有濒死体验。

 

很多有濒死体验的人能精确描述,在他们临床死亡时,在感觉器官不起任何作用的情况下看到的周围事物。很少有人否定濒死体验的存在,即使是无神论者。海明威19岁在意大利前线的救护车队服役时,曾有过一次灵魂离体的经历。当时是191878的午夜时分,一枚弹片击中了海明威的双腿,使他身受重伤。事后他告诉他的朋友盖伊·希科说: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从躯体内走了出来,就像拿着丝手帕的一角把它从口袋拉出来一样。丝手帕四处飘荡,最后终于回到老地方,进了口袋。

 

德国伟大诗人歌德、法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俄国19世纪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美国著名小说家爱伦坡、英国著名作家劳伦斯等,都曾有过类似的体验。他们认为:人的灵魂藏于肉体之内,而且是肉体完美的复制品,由极轻的东西组成,发光、半透明、十分适合于进行体外的活动,灵魂离开身体时,跟做梦差不多。

 

雷蒙·穆迪(Raymond Moody)博士在他的一本书《光亮之外》(The Light Beyond)提到了一个九岁女孩的濒死体验,她在一次阑尾手术中失去知觉,被抢救过来以后,她回忆道:我听见他们说我的心跳停止了,我发现我飘在天花板上往下看,我从那儿可以看见所有的东西,然后我走到走廊上,我看见我妈妈在哭,我问她为什么要哭,但她听不见我,医生们认为我死了。然后一位美丽的女士走到我面前想帮助我,因为她知道我害怕。我们走过一条隧道,隧道又黑又长,我们走得很快,在隧道的尽头是很亮的光,我感觉非常愉快。

 

目前有关濒死体验的科研论文、专著、网站层出不穷,比如濒死体验研究基金网站专门列出种种研究成果,并鼓励更多的人把自己的濒死体验发布在网站上。为了确保这些体验是真实经历而非凭空捏造,网站会要求发布者先填写一个一百问的调查试卷。《后世的证明》(Evidence of the Afterlife)一书正是基于这些素材而出版的。

 

濒死体验的种种证据给医学家、心理学家、物理学家和哲学家提出了许多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如:人的灵魂是永存的吗?人的意识产生于大脑吗?人的善恶行为有记录有后果吗?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不管科学家怎么解释,绝大多数濒死体验经验者的世界观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这是一个令人深思的现象。

 

3.佛陀的教言

 

“佛”就是觉悟的意思,就像从混乱的梦境中醒来一样,是完全的、绝对的、最究竟彻底的觉悟,因而也叫大觉。作为佛陀的追随者,相信前世后世之流转,以及轮回中因果不虚的法则,是佛陀证悟并开示于我们的最根本的见地,也即一个佛教徒的世界观。有了这个见地才能真正了知苦及苦因,从而生起出离轮回的意乐,趋入诸位智者证悟的道,乃至获得涅槃的大自在。

 

那么,当年佛陀是如何给世人证明前后世存在的?《楞严经》第二卷首段所记载的佛陀与波斯匿王的对话,很明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波斯匿王问佛:我在未受佛教化之前,曾听说,此身死后,一切都断绝灭亡,即是无因无果,没有后世,这样就叫做不生不灭的涅槃法。我现在虽然遇到佛教化,但此心还有狐疑,是不是真的死后都没有了?怎样才能证明这个真心自性,确是不生不灭?”

 

佛对波斯匿王说:你相信外道,死后断灭,但我不问你死后事,就问你现在之事。你这个肉身,是同金刚之坚固、永远不变坏,还是会腐朽变坏呢?王答:世尊,我这个肉身,终归会变坏毁灭的。

 

佛说:大王,你身还未曾变灭,怎能知道将来必定会变坏灭亡呢?王答:世尊,我这个无常而随时变坏的身体,现在虽然还没有变坏,但是当我仔细观察,现前的情形,是念念变迁,前念灭,后念生,如波浪一样,一波起,一波灭,时时刻刻都在变迁谢落。因此我坚决地相信,这无常变坏之身,一定会终归灭亡的。

 

佛又对大王说:你看到变化,迁移不停,就领悟到身体一定会灭亡。但在变迁的过程中,你能知道一个不生灭的自性存在吗?王答:我实在不知道。佛说:你既然不知道,我现在就指示你,这个不生灭的自性。

 

佛再问:你二十岁时,身体衰于十岁;乃至现在,随著年月的变迁,更加衰坏。但当你三岁的时候,看见恒河,到十三岁的时候,再看见恒河,它的水又怎样呢?王答:那河水还同我三岁的时候一样,直到现在,亦没有变样。

 

佛再问:你现在自悲衰老,发白面皱。但是你观看河水的见性,和童年时观看河水的见性,是否有童耄呢?是否有变动衰老呢?王答:世尊,一点都无变异。

 

佛说:你的身体面貌,虽然衰皱,但这个能见的见精自性,并未曾衰皱。所以知道,能变皱者才是变,见性不变,就不会皱。会变坏当然有生灭,那个不变坏的,自然无生灭。原无生灭的见性,云何会在你身中,受你能变之身一同生死呢?因此应该知道,能变之身虽坏,真性是常存的。为何要引彼诸外道,都说此身,死后完全灭亡呢?

 

王听见佛所说,才相信此身死后不致断灭,只是舍这个生,而再趣别个生。这样他断灭的疑心终于被解除了。

 

4.科学的局限与启发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生在佛陀那个年代,或者确切地说,往昔我们没有依照佛陀的教导而觉悟,所以在如今这个纷繁复杂、五光十色的时代里,不得不再度思考我们的见地这个最基本的问题。毫无疑问,我们大多数人在所谓科学的熏陶下成长,并切身体验到科学带来的种种便利。很大一部分人以此觉得这个时代比古代优越多了,现代人通常会有这种相对于古人的傲慢。或者更近一点说,当我拿着iPad在机场登机时,肯定不愿意回到我的父辈那个在布满石头的小路上骑自行车颠簸的年代。

 

但与此相反,也让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是,现代人的生活就像上紧的发条一样,已经失去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悠闲,现代人的焦虑和压抑是古人无法想象的。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科学到底会把我们带到哪里?

 

本文试图分析,科学发展到今天所面临的种种局限,以及对于如何建立世界观的一些启发。以下总体的分析思路,是以作者有限的知识为出发点,但其中提到的任何学术观点,都为科学界认可且有据可查。

 

4.1科学的见地或出发点

 

1972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安德森(P.W. Anderson)结合另一位著名物理学家威斯科夫(V.F. Weisskopf)的观点,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 (More Is Different, Science, 177, 4047),来阐述科学研究的基本出发点与实际的偏离。文中首先给出威斯科夫的观点:现代科学发展可明显分为两个趋势:深度研究和广度研究。

 

其中深度研究在于探索基础原理,比如核物理;而广度研究则是把已有的基础理论迅速应用于新的领域去解释未知现象或发展新应用,比如固态物理、等离子物理,乃至生物学,它们的理论基础源于核物理。

 

科学家或国家政府,往往在广度研究上比深度研究投入更多精力。安德森接着说,在人们的想象中似乎有这样的科学架构:从简单系统得到的理论知识可以应用于复杂系统。

 

比如对基础粒子的了知可以应用于多粒子系统,而多粒子系统的知识可应用于普通物理,再从普通物理到化学,从化学到分子生物学、细胞学,甚至最后推到心理学和社会学。这个过程在学术上叫归约化。

 

安德森根据自己的经验说,对基础粒子物理研究得越多,就越发现我们从中得到的理论,与其他科学或者社会学相关甚少,根本不能解决实际面临的问题。对于科学研究,当一个系统尺度变大后,它将又是一个全新的系统,有待于重新认识。马克思曾说,事物的发展是从量变到质变,这个过程用数学公式,很难跟踪或统一描述。

 

然而在过去一个世纪,科学确实建立了这种基本架构,试图用人类有限的基于简单系统的知识去研究复杂的自然和社会,甚至深广无边的宇宙。比如牛顿经典物理学、量子力学作为基础理论,代表了物理史上两个辉煌的时代,它们都试图用数学公式来描述地球和宇宙的基本法则,而且也确实使现代文明大大迈进。但至今让人争论不休的是:这些数学公式里并没有表达时间的不可逆性,也就是说,只要某种条件成立,经典和量子物理都允许时间回到过去,融化的雪人可以复原。这样的时间机器真的存在么?这仍然是现代科学要回答的问题。

 

威斯科夫还说过一句话,人类的存在基于两点:慈悲和知识。没有知识的慈悲是无用的,而没有慈悲的知识是非人道的。作者认为它恰如其分地表达了现代科学的迷茫。(Human existence is based upon two pillars: Compassion and knowledge. Compassion without knowledge is ineffective; knowledge without compassion is inhuman.)

 

4.2基础理论的缺失

 

4.2.1对称破碎

 

对称破碎描述这样一种现象:当一个稳态系统接近极限点时,一个微小的,或者无限小的扰动会决定这个系统以后新的状态。理论上这个系统可产生的结果不唯一,它们具有对称性,但扰动只会促使一个结果出现,而这个结果是随机出现的,理论无法预测。

 

用日常生活来解释,在一个尖尖的山顶上放一个球,这时球具备对称性,但是它不稳定,突然一阵微风或者一声尖叫,球会掉落山底,于是对称性就被打碎了,因为它掉落的方向是单一的,随机不可预测。这个观察看上去很无聊,然而对称破碎在微观世界里很重要。因为量子力学遵循对称性,它给出量子化的能级和能级的叠加态,以及这些叠加态发生的概率,并确保可观测值的稳定性。

 

对称性破碎意味着某种程度上量子理论的失效。上述山顶的例子恰恰是用来解释某些粒子现象的,此山在数学上叫墨西哥帽势能(the Mexican hat potential)

 

1957年李政道和杨振宁因发现在弱交互作用下对称破碎(宇称不守恒,parity,左右对称),并推测其为普遍性的基础科学原理,而获得诺贝尔奖。2008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两位日本科学家和一位日裔美国籍科学家,因为他们发现了分别在强和弱的交互作用下对称性破碎的机理。这也恰恰说明目前科学仍在与对称性这一高深莫测的命题奋斗。

 

事实上,从目前人们可以认知事物的角度看,自然界很多奇特景象、美丽的图案,都可能是在对称性破碎的状态下随机出现的。甚至把一杯水烧开,或者凝结成冰,这个相变的过程也离不开对称性破碎。

 

如前所述,科学家试图从简单到复杂来研究这个世界,在对称性破碎这一事实前,这个见地失败了。我们或者承认这个世界有随机产生的可能,或者承认科学的缺失。当然科学家仍然在不辞辛苦地寻找出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网站地图|合作伙伴|站长统计|佛陀知我心

本站托管于:中国电信|欢迎进入佛陀知我心

纽约友情链接: 百家乐 www.hfwhyy.com/bjl/ 全讯网 www.hfwhyy.com/qxw/ 百家乐开户 www.mktol.com/bjlkh/